關於香港2017年普選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經媒體透露主要內容後,香港泛民派紛紛發出反對聲。草案對特首選舉辦法的三點具體要求最受關註,它們包括提名委員會需參照選委會按四大界別分組組成、候選人人數限制在大約為2至3人,並要獲得提委會過半數支持等。
  有分析人士稱,由於支持“一國兩制”並主張同中央合作的人在提名委員會中占多數,要求提委會過半數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,這基本排除了泛民派獲提名的可能。一些極端人士揚言“占領中環”已經不可避免,還威脅將很快組織罷課。
  這些叫囂的威懾力已經大打折扣,有港媒認為,中央“改變了思路”,不再擔心泛民派鬧事。這種分析的出發點未必準確,但一個事實是,對於香港政改鬥爭的尖銳化,整個內地社會的確做好了思想準備。
  我們確信,這是香港激進反對派不可能贏的一場鬥爭。他們或者歇斯底裡走上對抗法律的道路,最終自絕於香港主流社會;或者在強大的現實面前反思過去的做法,重新規劃在香港做政治反對派的策略。希望理性能最終在他們那裡占上風。
  反中央的人不能成為香港特首,這既是常識,也是源自香港大眾利益和整個國家利益的要求,不是泛民派鬧一鬧就能顛覆的。因為中華社會的判斷是,由一個反中央的人領導香港社會,這對香港的損害是根本性的,它對破壞香港長期穩定和否定《基本法》具有打開潘多拉盒子的性質。
  香港激進反對派只有真正接受“一國兩制”,他們對“一國”的忠誠以及“愛國愛港”受到香港及全中國社會的廣泛信任,他們當中的代表人物成為特首候選人的可能性才會峰迴路轉。
  或者永遠做反對派,或者改變自己的從政態度,告別極端主張,這是很多社會裡反對派都曾面臨過的選擇。香港激進反對派需要在國家的意志面前自我調整,他們不應幻想如此強大的國家會為了討好他們而屈服。
  圍繞香港政改的鬥爭越是演變成力量的對抗,泛民派越沒有希望。他們越是仰仗華盛頓和倫敦的支持,遭到的失敗將越絕對。現在有一種分析認為,香港激進反對派與中央的溝通已經“毫無意義”,需要指出,這肯定是前者的損失。
  中央只會也必然支持在香港擁有最大社會基礎的力量。因為中央如果支持香港的少數派,這樣的政策很難在香港運轉。泛民派宣稱他們代表香港的主流民意,要真是那樣的話,他們的代表就能夠通過提委會的半數支持門檻,因為沒有人敢於公開壓制代表了香港大多數民意的領袖。
  泛民派的領導人還是多關心如何爭取香港最大多數人的支持吧,這比他們用極端主張對抗中央,更有利於他們的政治前途。因為中央將尊重香港具有壓倒性多數支持的民意主張,而不會在乎特別極端且在香港主流社會不受支持的尖銳對抗。這個國家經歷過的大事太多,香港激進反對派威脅的那點事又算得了什麼。
  中央反對“占中”和“罷課”,但這個國家顯然不怕它們。試圖搞亂香港的力量肯定要失敗,這既是我們對正謀劃那樣做的人的警告,也算是我們對他們的一份忠告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bubbles

urfu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