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繼英
  令人匪夷所思的現場,“被害人”餘蓓蓓卻不知所蹤。是情殺?劫財?或是一場獵艷游戲?古玩商和拍賣師先後進入女刑警霍妍的偵查視野。兩個盜掘走私文物團夥之間的拼殺,數人死於非命,所有貪婪的黑手皆伸向神秘的千年古玉……在抓住神秘黑手的同時,女警霍妍帶你穿越物欲橫流的心靈禁區,走進和破解玄機重重的古玉迷宮。
  老弁伸出熱情的雙手,緊緊握住餘蓓蓓纖弱的手,笑嘻嘻地說:“湯總,你是把仙女帶到咱們這圪梁梁上了。”從面容看上去,他比湯新生老,實際卻只有四十多歲,是個包工頭。
  餘蓓蓓大概對陝北方言似懂非懂,微笑著說:“就叫我蓓蓓吧。”
  “先洗洗吧,咱們這兒條件差。”老弁領著他們走進一個昏暗的工棚。
  兩個年輕人中有一個先一步走進屋裡,另一個開了門站在一旁。
  “你們這是在修路?”湯新生關切地問。
  “我們修的這條路聽說叫中太銀鐵路。”老弁的手指向牆角。
  牆角有一個凳子,凳子上有臉盆,先進到屋裡的那個年輕人正忙著往臉盆里倒水。
  湯新生走過去,瞟了一眼年輕人手裡的臉盆,見四周沾滿了污垢,忙說:“不洗了,你們別忙活了。老弁,咱們就不在這裡多停留了,快把事情辦了到縣上吃飯去。”
  “我說你們一路上跑得辛苦,先喝點兒水,再——”
  “蓓蓓也不是外人,還是先說正事吧。”不等老弁說完,湯新生接過話頭,“先看看東西。”
  “那好。”老弁壓低了聲音,“東西有幾件,都給你準備好了,就等你來呢。”說著給兩個年輕人遞了個眼色。
  兩個年輕人動手搬開堆積在牆角的工具,露出幾個大木箱,又從木箱里小心謹慎地搬出幾件古董,一一放在地上,有瓦罐、瓷器、青銅器……
  見年輕人把東西放穩妥了,老弁朝他們擺了擺頭,年輕人便走出屋去。
  “湯總,你看看。”老弁聲音低沉,“前些天文物局通知不讓施工了,可這麼多民工要吃要喝,誰給他們發工錢?”
  湯新生圍著地上的東西仔細看了一圈問:“文物局的人來了?”
  “可不是嘛,還來了個專家呢。不過,這些東西在他們來之前,我們就藏起來了。”老弁臉上露出幾分神秘,“文物局的人帶走了一些,說是漢朝的。還說這地方叫什麼來著……老墳梁漢墓群。”
  湯新生轉向餘蓓蓓,“老墳梁漢墓群大部分地處毛烏素沙漠,總占地達三萬多平方米,有大小古墓一萬多座。這個地方從戰國晚期到秦、漢發展時間跨度長達數百年。由於漢武帝、漢宣帝時期對匈奴的沉重打擊,政局穩定,生產發展,人口眾多,當地人民生活相對富裕。”
  餘蓓蓓認真聽著。
  “是呀,人家專家也是這麼說的。別看這些個墓地都是平民的,陪葬品卻多得很。”老弁謹慎地朝門外看了一眼,“原來這墓群規模這麼大,我都不知道,還有上萬座墓葬,難怪附近的古玩店越開越多了。”
  “這下可有你發財的了。”湯新生拍了拍老弁的肩膀。
  “嘿,一起發財,一起發財。”“還是說說你這幾件東西吧。這陶羊、青銅坊,還有這兩個瓦罐,都是不錯的東西。”湯新生坐在椅子里,看看老弁,又看向旁邊說,“那幾件東西就賣不上價了,那陶罐的邊都破了……”
  “湯總,你就看著給吧,咱們這關係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了。”
  湯新生伸出一巴掌說:“看在咱們老關係上,另外多給你三千信息費。以後要繼續提供信息加強合作。”
  “再加些吧,還有外邊兩個呢……”
  “那就再加兩千吧。”
  見兩人在討價還價,餘蓓蓓蹲下身,專註地看著那些古玩。
  隨後,老弁把兩個年輕人叫了進來,讓他們把東西裝進了箱子,抬進汽車後備箱。
  湯新生驅車離開了工地,來到縣城的一家四川火鍋店。
  老弁要了西鳳酒,第一杯敬了湯新生,第二杯端起來走到餘蓓蓓身邊說:“給咱的仙女也敬一杯,第一次到咱陝北來吧?”
  餘蓓蓓連忙站起身應答:“嗯,第一次來。不過,我可不會喝酒。弁工,請允許我以茶代酒吧。”
  “你是看不起咱凡人……那句話怎麼說來著?凡人俗子?”
  “是凡夫俗子。”湯新生在一旁糾正。
  “是的是的。你這仙女來我們人世間也不容易,這杯酒不喝是不行的。”說著一手抓起餘蓓蓓面前的酒盃,舉到她嘴邊。
  餘蓓蓓往後閃了一下身子道:“我真的不會喝酒。”但還是不得已地伸手接過酒盃。
  “蓓蓓,到陝北來了,咱就入鄉隨俗吧,難得高興一回。”湯新生坐在一邊眯著眼笑。
  “入鄉隨俗嘛。”老弁的手向餘蓓蓓端酒盃的手逼近。
  “既然湯總說話了,我就少喝一點兒。”
  餘蓓蓓低頭在酒盃邊抿了一小口,這時老弁的手已經捂住了她端杯的手,硬往她嘴裡送去。不得已,餘蓓蓓仰脖喝下了酒,放下酒盃時,滿面桃花。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罪玉(十九))
創作者介紹

bubbles

urfu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